红烧果子狸 暗访广州野味市场从SARS果子狸到quot红烧果子狸quot

时间:2020-12-14手机版

一钻进老王(化名)的小面包车,浓烈的腥臊味扑鼻而来。

这是辆专运野味的车,奔忙于酒楼与野味市场之间,老王是司机。记者以酒店老板的身份,通过数层关系找到老王,并取得他的信任。11月1日,他问记者:“要买果子狸还是穿山甲?我带你去。”

广州秋凉,新一轮食野味进补热潮到来。

面包车很快驶上广州市白云区增槎路,昔日闻名全国的野味集散地之一。可老王调转车头,直奔南海方向。

“广州的野味市场抓得差不多了,换地方!”

车过浔峰洲收费站,左拐,出现一个在建高层楼盘。再往前,“庆丰食品城”的招牌金光闪闪。老王说,到了。

庆丰食品城实为野味档。此地归南海黄岐管辖,处于广州白云、荔湾、佛山南海交界。老王说:“开业才一两个月,档主几乎全是从增槎路搬来。这个地方‘三难管’,除了我们搞这行的,没有几个人清楚。”

记者先后六入该市场,暗访所见,触目惊心。

食品城里的“野生动物园”兽类档九成以上有果子狸出售

仓库藏匿大量受保护野生动物凌晨交易高峰时市场熙熙攘攘

食品城共有200来家档口。兽类档超过30家,九成以上有果子狸出售。

一家档口前,摆放着7只铁笼,分别装着7只果子狸。一个年轻店员为换笼装运,用木棍驱赶着它们,使之发出刺耳的尖叫声。生意不错,老板懒得主动兜售。记者在旁静候一刻钟后,他才问:“老细(老板),要不要果狸啊?”

对于这种被视作SARS病毒载体的动物,市场内并没有人对其买卖感到吃惊。“说它引起非典,谁信?吃了它,保证没事;不吃它,反而有事。”一位老板半嘲讽地大声说。

上了一定保护级别的野生动物则隐匿得较好。一位王姓老板见记者对穿山甲有兴趣,赶紧派发名片:“要穿山甲的话,提前一两天电话预订,400块一斤。”

禽类区里,一位女老板把记者让进里间,指着几只鸟神秘地说:“这是野生大雁,便宜给你,500块一只。”另一档口,记者还发现一只体态优雅的白鹭。

“禾花雀,冻夜尤”的红字显眼地出现在泡沫招牌上。一只箭猪嘶叫着,剧烈抖动尾部,被扯下零星几根带血的箭毛。野猪躺在比身体大不了多少的铁笼内喘气,银黑狐、水貂则安静地转着圈。色彩斑斓的蛇,盘在细密的网兜里吐信。

记者粗略数了数,摆出待售的野生动物包括:野猪、箭猪、梅花鹿、黄?、银狐、狗狸、白面狸、果子狸、灵猫、水貂、野兔、芒鼠、鼯鼠、水鸡、雪鸡、斑鸠、鹧鸪、鸬鹚、青头鸭、禾花雀、水律蛇、乌砂蛇、大王蛇、过山峰蛇、眼镜蛇、榕蛇、洞庭湖野生水鱼……

这几乎就是一座野生动物园的物种清单。

记者事后向省林业局核实,上述动物大多数为受保护野生动物。像箭猪、斑鸠、禾花雀等,属省级保护动物,其他的大多属“三有”保护动物(有益的、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可市场内,记者并未发现任何一家档口挂有经营许可证。

庆丰食品城招商部解释说:“到时由市场统一办证经营。”而此说遭到省林业局的批驳:“不能一证多用!况且,市场只是物业出租者,怎么有资格办证?”

市场后排是宰杀档,异味熏天,苍蝇乱飞。工人们熟练地为兽类割喉、剥皮;用热水为禽类烫毛,并开膛破肚。虽然多数顾客会把野味运回酒店宰杀,但这里的生意并不坏。

据记者连日观察,市场交易最活跃的时间段为早晨6时至8时。彼时,市场内停车超过百部,场外马路上的车更多。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兽类要搬运、装笼、过秤;买蛇者要把蛇从头至尾捋一遍,以挤出多余水分;买甲鱼,则要细心观察其背部颜色,判断是否野生。据老王介绍,为配合早市,货物发往市场的时间大多为晚上10时之后。市场一天至少销出上万只野生动物。

市场井然有序,治安员头戴钢盔、身穿迷彩服,四下巡逻。市场悬挂显眼标语:“保护野生动物,人与自然共存。大家行动起来吧,为保护行动而战斗!”“保护野生动物,人人有责。保护野生动物,就是保护人类自己。”

“说归说,做归做。哈哈!”老王把标语念了一遍,忍不住笑出声。

果子狸,哪里来哪里去?可疑野生动物通过托运交货

托运企业把关不严存在漏洞吃果子狸店内不乏公务用车

从2004年1月份以来,我省一直禁止果子狸的饲养、销售、贩卖、宰杀、食用。省卫生监督所工作人员还告诉记者:“我们设立了举报电话,举报奖金是1000元。”

庆丰食品城的果子狸来自哪里?

这是个敏感问题,多数老板并不作答,极少数人为促销才透露“来自外省”,“有江西于都的”。

记者试着追查果子狸货源。

11月2日,一辆车牌号为粤A6T4××的深蓝色“东南”面包车,在市场卸下几笼果子狸后,迅速撤离。记者的采访车马上跟上去,上金沙洲大桥、经内环路,一路紧追。

终点竟是广州火车站行包托运处!

没有提货单,采访车辆无法进入。记者通过其他渠道来到托运提货处,静候一个多小时。一辆客车到达不久,一笼笼狸类动物最终被推出,并在5分钟之内装上面包车。司机现场给了穿蓝色制服的托运工几张钱。

另外,记者还发现一辆5吨位的大型货车也在装运小野生动物。

经向托运工打听,刚刚的小动物托运时被称作“鲜货”。装运时,笼子用泡膜隔开,打孔透气。

记者问:这批货发自哪里?托运工答:发自湖南,随河南至广州的客车托运,早上4时、5时一班,晚上12时左右一班。

果子狸能否随客车托运?

记者在网上找到上百家托运公司的电话。随机拨打了3家,对方均表示,只要有动物养殖证,就可随客车托运,数目可以是1000只或更多。托运费按重量计价,从长沙至广州,每公斤八九毛钱。

托运公司均对业务很急切,并催记者:“有货赶紧运来。”

不唯铁路,公路也如此,条件同样只是出示动物养殖证。

在庆丰食品城,记者发现一些挂有湘、赣、桂牌照的运货车。有档主说“蛇是海南的”,也有档主说“穿山甲来自外国”。

老王当年的运输经历也证明了这种“安全性”。老王的感觉是“一点都不难”,“交警一般不会随便检查你车上装了什么。”

在庆丰食品城中转后,这些果子狸将“客死”在哪些人的餐盘?

据记者观察,购货车绝大多数来自省内,有茂名、肇庆、佛山、广州等地车牌,其中尤以广州居多。

11月5日,一辆车牌号为粤A4J×××的小面包车载着一笼果子狸离去。记者的采访车紧随其后,两个小时后,来到广汕一路的××酒家。记者上楼点菜,一位领班热情推荐每斤168元的野味“七径狸”——果子狸们或许不知道,它们会以这么一个无可考据的别名,做生命最后的告别。该酒店在附近颇为高档,开车前来吃饭的客人不少。

停车场内,记者发现了公务用车。

酒楼购货者十分谨慎。记者还跟踪过一部广州牌的购买野味车,但司机似有所觉察,在广州市区兜圈之后,驶上前往韶关的高速公路。

从果子狸到一道菜省林业部门揭露非法贩运黑幕

作案团伙有组织有分工有协作消费市场渐渐向星级酒楼转移

这种狡猾,林业部门的执法人员经常领略。

“这是一场任重道远的战斗。”省林业局一位官员谈起监管,感叹道。

省林业部门对广州酒楼最近的一次调查显示:经营、食用野味者正在变少,有酒楼已由“蛇王×”改名为“烧鹅×”,广从公路旁的野味店也纷纷改为经营农家菜。

但监管工作依然不能放松。

10月11日,省森林公安局通报,省林业部门在今年集中打击非法贩运销售野生动物专项行动中,共收缴各类野生动物2万多只,其中国家一、二级保护野生动物6000多只,而“案件团伙化、专业化的趋势明显”。

“犯罪分子运输、销售的手段越来越隐蔽。以前多为公路运输,现在水运、空运、陆运的都有。除了空运,犯罪团伙都是自备交通工具进行非法运输。野生动物消费市场呈现扩大化趋势。非法交易从市郊向市内转移,从低档餐馆向星级酒楼转移”。

这是省森林公安局对新近案情的分析。从这份分析中,我们可以窥见广东非法贩运销售野生动物团伙的全貌。

“涉案人数多,购、运、销一条龙运作。他们分工明确、成员固定,往往互相带有血缘或者地缘关系,已经形成有组织、有分工、有协调的犯罪团伙。货源来源呈多元化趋势,以前野生动物的来源相对单一,现在省内外、境内外都有。”

来自一线的侦查信息则反映:“在不断的较量中,犯罪经验正在升级。”

“在酒店,没有熟人介绍一般吃不到野生保护动物。点菜时也用隐名,穿山甲被称为大水鱼,娃娃鱼被称为大田鸡,猫头鹰则被称为大鸟。这样,既保证了野味店的隐蔽,也保证了店主的资源。即使店子被查,随便换一个地方,顾客都可以随时光顾。”

“野味尽量不放在店里,找个小地方藏起来。抓到货没关系,人不能被抓。加工点一般不在自家厨房,而是在附近租个小房间,或以仓库作地下厨房。客人下单后现做。不是碰到有背景的人或者熟客,一般不会送货上门。”

“他们一般不经营高风险的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这就保证了万一被查处时,处罚够不上犯罪,只能罚款而已。”

无数只果子狸就是这样,在专业、细致的运作中,从一种动物变成一道道“红烧果子狸”的。

当诡秘的交易流程为打击增加难度时,一些客观因素也在制约打击力度。

“对于运输检验,现实决定只能抽检。我们又不能扮食客直接进酒楼,以‘钓鱼’的方式查货。”省林业部门的执法人员说,“因为这本身就是违法行为。”

上一篇:cz3095航班 南航首班两岸春节包机15日飞抵台湾下一篇:篮球世界杯 习近平出席2019年国际篮联篮球世界杯开幕式

相关内容

  • 火箭队最新新闻交易 休斯顿火箭队老板22亿美元出售球队 创NBA交易新纪录

    火箭队最新新闻交易美国休斯敦亿万富豪蒂尔曼费提塔与火箭老板莱斯利亚历山大达成协议,将以22亿美元买下火箭队。这一价格创下NBA也就是美国男子职业篮球联赛的交易新纪录。

    2020-12-14

  • 陆昊父亲 陆昊执掌共青团 仕途屡创最年轻纪录

    陆昊父亲专题:图片频道陆昊(资料图)中新社发张宇摄5月4日,陆昊出现在第十二届“中国青年五四奖章标兵”和2007年度“全国优秀共青团员”“全国优秀共青团干部”颁奖座谈会上。不过,他的身份已经不是北京市副市长,而是作为共青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主持会议。从5月开始,41岁的陆昊从他的北大校友胡春华手中接掌了拥有7000多万青年团员的共青团组织,晋身目前最年轻的正部级高官之列。仕途屡创“最年轻”

    2020-12-14

  • 黄兴国 天津圈子文化有干部以为黄兴国做靠山不会被查

    黄兴国圈子文化本质上是宗派主义山头主义的表现,严重败坏政治风气,破坏党的集中统一,是对组织原则的公然挑衅。圈子文化不绝,是影响天津发展、影响干部队伍建设的顽瘴痼疾。利剑高悬警钟长鸣系列警示教育专题片《为了政治生态的海晏河清》解说称。6月27日晚,《为了政治生态的海晏河清》专题片在天津广播电视台卫视频道首播。此前,6月26日下午召开的天津市领导干部警示教育大会上,与会同志观看了这部警示教育专题片。

    2020-12-14

热门tag